首页 »

自说 | 知识若有一张“混子”的脸

2019/9/11 20:49:13

自说 | 知识若有一张“混子”的脸

“混子曰”这个微信公众号,乍一看有点“扯”。

 

对于新加关注的粉丝,它的第一句问候是:“请问您便秘吗?”然而这并不是一个交流养身心得的公众号,而是用漫画来解释科学、历史和时事知识。

 

若是不明所以点开它的主页,会发现它的作者名似乎更“扯”——“二混子”。

 

但就是这么一个微信公众号,从去年认证至今,粉丝数量达到100万,并获得了原央视主播、现为投资人的张泉灵的青睐。

 


给知识抹一层糖衣

 

违和感还发生在作者本人身上。

 

“二混子”大名陈磊,80后工科男一名,辞职前是一名汽车设计师。接受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采访当天,他一身休闲装束,搭配一条灰色围巾,仿佛随时可以拉出去街拍。斯文的外表,让人很难把他与这个带点“痞气”的诨名联系到一块儿。

 

可是陈磊觉得,这个从大学时代开始跟随自己的外号,是他的“本色”:“生活中我就是有点贱贱的、痞痞的。”随着名气渐增,这也带给他不少尴尬,比如不止一次在一些比较正式的社交场合,被人严肃介绍“这位是‘二混子’”。

 

尽管如此,他仍对“混子”这个词情有独钟。在他看来,混子是这样一类人:看着吊儿郎当不大靠谱,但是不刻薄、不害人,甚至还能把人给逗乐了。而他一手打造的“混子曰”,就是一个听混子讲知识的地方。漫画中,这个混子说着犀利的网络语言,画着诙谐的黑白漫画,他的所有努力,都是为了给原本枯燥、生涩的“硬”知识抹一层糖衣,让人更乐意“吃”下去。

 


只保留最粗的枝干

 

从孔子、东周列国、十字军东征之类的历史话题,到《屠呦呦对疟原虫干了什么》、《引力波就这么个东西》这些热门的科学知识,这个混子在嬉笑怒骂间,给用户们上了一堂堂生动的知识公开课。

陈磊也承认,漫画表达的内容都是“浅”知识,只能把最基本的道理说通了,为此,他要舍弃很多茎叶,只保留最粗的枝干。但保留下来的东西,经过了细致而透彻的分析,变得很有可读性,因此阅读量大多可观,粉丝互动也相当热烈。“当初老师教了几堂课都没能把自己教会的内容,在你这里几分钟就搞懂啦!”这是最让陈磊得意的反馈。他还记得,有一位资深粉是中学老师,直接把“混子曰”的二维码贴到班级群里了。

 

粉丝们的认可,一次次印证了陈磊预设的“知识娱乐化”思路。

 

眼下,获取知识的渠道日趋多元,但人们的知识储备却未必比过去更多——在很多问题上,人们不是不想学,而是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学。因此,假如有一个不费力又很欢乐的学习平台,人们自然会乖乖地交出包括便秘时间在内的零星时间。

 

作为一名上课时偷偷在底下画漫画的文艺青年,学生时代的陈磊并没有傲人的“学霸”经历。那么,长大成人的二混子为什么要如此操心大家的学习?

 

谈到这里,他的热血劲儿就上来了。“你看,这么多号一味发布着心灵鸡汤和娱乐八卦,假如自己还有那么点追求,想找点有价值的东西来读,你都找不到!”

另外,一些自媒体对科学信息的介入,也显得缺乏“科学素养”。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当天,自媒体一窝蜂地谈情怀、扒故事,陈磊翻看了一遍,发现大家甚至连青蒿素到底是个啥,都没有讲清楚。“这事儿怎么没人干呢?”抱着强烈的好奇心,他参考了大量资料,自己感觉差不多弄明白了以后,将多个知识点串联成一个文案,完稿后分别请教了多位业内人士,确保原理和表述无误。一星期后,《屠呦呦对疟原虫做了什么》终于呈现在了用户面前,7天收获了76万阅读量,并被广为转载。这让他又一次意识到,在移动互联网上,有营养、分层次的“硬知识”,是稀缺资源。

 


数学课本没有感情

 

学生时代的陈磊,最不喜欢数学。在他的印象中,数学课本从头到尾没有任何感情。“你看到的只有公式。但这公式是怎么来的呢?比如说微积分,它的诞生有一个复杂的过程,但在课本上,什么表示都没有。况且,你让我学,我学了,然后呢?除了做题,没有其他用啊!”

 

陈磊解释说,倒不是因为自己学得不好而痛恨数学,只是非常讨厌那种“不知道为什么而学”的状态。长大以后,他曾用自己的方式回过头去重新学了一遍,发现数学竟是如此有趣的一门学科,而且在生活中非常实用。“如果当时的书本能够再有趣一点,没准我也能成个学霸呢。”他玩笑说。

 

陈磊觉得,愿意重新学一遍过去没弄明白的东西,应该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冲动。于是他从自己最感兴趣的历史入手。他发现身边的同龄人,说完全不懂历史吧,也未见得,但是在很多人眼里,历史就是一些事件和人名,它们到底是如何串在一起的,全然不知。

 

“混子曰”一炮而红的历史题材漫画,名叫《那个你不太熟悉的孔老夫子》,深扒了孔子的“黑历史”。他介绍说,这是自己读到相关史实后,震惊之余进行了多方考证,之后才着手画的。陈磊坦言,拿孔子“开刀”确实有博人眼球的成分,但既然这是孔子真实存在的另一面,让更多人知道有什么不对呢?

 

本着这样的心态,“混子曰”的历史系列漫画,在古今中外任意穿越。

 

很多时候,一篇篇推送就是陈磊一次次现学现卖。最初学习世界史的时候,他几乎每看一行字就要停下来查这是什么人、那是什么事,渐渐地,自己“啃”下来了,也希望更多的人搞明白。

 


不弄明白,很难受

在接受张泉灵的投资后,陈磊辞去了原先的工作,在上海市郊有了自己的工作室,资料和文字由团队一起推敲,漫画则还是陈磊为主。

细看“混子曰”,你会发现其中浓郁的“工科思维”——通篇内容实际上是一个不断抛出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过程,也是“二混子”和团队自学过程的展现。这样的条理性既方便了读者阅读,也是一种对知识的刨根问底,说白了,就是“不弄明白,心里很难受”。

 

工作量是实打实的。限于人手,跟那些每天推送数篇文章、紧跟热点的高产公号相比,“混子曰”确实有点“便秘”。当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问他如何做到热点满天飞而“坐怀不乱”时,陈磊一脸无奈:“就是刀架在我脖子上,我也出不来啊!”

 


张泉灵:看“混子曰”像追剧

 

就在半年前,陈磊还在一家国企就职,“混子曰”只是他的副业。辞职创业的决定,与一位关键人物——原为央视主持人、后转行基金合伙人的张泉灵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 

陈磊对张泉灵的印象是:“她非常聪明,学习能力很强,对新事物接受得很快。过去一直以为主持人全靠一张嘴,认识张泉灵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主持人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消化新的信息,再说给观众听。”这与“混子曰”的“知识娱乐化”很像,所以,他觉得张能理解自己在做的事。

 

而张泉灵也毫不掩饰对“混子曰”的欣赏。“我是蔡志忠粉,”她告诉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,“‘混子曰’有相对长效的内容,粉丝忠诚度高,看这个号就像追剧,也有变现渠道。”

 

下一步怎么“混”?

 

陈磊表示会偏重更加垂直化的内容,甚至有意涉足教辅和IP领域,但目前还处于摸索阶段。

 

对“审美疲劳”的问题,他也不太担心。在他看来,只要不断有新的知识“撑”着,“二混子”就可以一直、一直“扯”下去。


图片来源:采访对象提供(未经授权,谢绝转载。栏目主编:刘璐  编辑邮箱:internetobserver@163.com)

以下彩蛋——

“混子曰”为上海观察定制漫画(文案:上官网儿)